italian flag english flag german flag cina flag russian flag poland flag serbian flag

弗留利农业能源的转折

在商业杂志的最近一期上,有关于弗留利的一期月插页。你们可以看到Rossano Cattivello 写的一篇关于我们企业为何有了农业能源转折的很有趣的文章。

这里简单的摘录一段:

为何发电着眼于替代能源

对最重要的部门农业来讲,再生能源代表了它本身的自然发展:农业向来是生产能源的,因为食物是所有生物的能源。农业能源的转折可以满足电力方面最广泛的需求,能够满足我们大家对热量的需求。事实上“绿色经济”为各国政府所鼓励,以便使它能够达到与必将枯竭的传统能源相竞争的规模。

当然,在平心静气地谈论再生能源投资的商业机遇时总会有某种保留意见。再生能源可以成为与农业收入相媲美的一种补充收入,几乎可以说在经济社会提升晋级的这个层面上讲更为恰当。不过说回来,它当然是很重要的,它所生产的利润不仅直接惠及某个单一的部门,而且对所有利用它的人都带来了好处(减少了社会的不公平),通过绿色引擎(动力),使环保造福于所有的人。

 

在我们的市场经济体系中,企业在生产利润的同时,要回报风险投资和劳务。所以我不应悄悄地谈论从这种绿色经济中获得的利润。绿色经济不仅正在创造许多新的专业和职能,而且为直接投资,为与环保发生最低限度碰撞的一些下端行业注入了活力。

问题在于利润常常是以损害提供劳务的人,损害环境广义上的社会福利而取得。

总之,我认为构建,经营和保持一种坚实的绿色经济,事实上就是要使它能够不仅为某些企业或者有能力的集团的整体或经济支撑活动添砖加料,而且还要使它能够把实际上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观具体化。我们不追逐“合理的利润”,而是追逐一种“更为合理的利润”。

显然,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业的培育和发展头等重要的投入也是来自于环境(水力资源或者有机资源)。我想避免涂抹一层薄薄的绿色脂粉,像那种赶时髦者一样,来上几笔绿色,我想宣称的是推动我们注视从再生能源中生产电力的初衷就是普世的(也是突然的)对环境的“爱”。我的企业在多世纪以来就一直真爱和重视环境,它建基于生产的多样化,建基于传统的轮种耕作的农业模式,建基于对当地耕作元素的开发和利用。这样,农业能源方面的多样化同我们传统的生产体系就是完美相融的。我们的生化蒸馏设备就是由玉米的青贮来“喂养”的,而我们生产中产生的氚气和废弃物又作为肥料、作为饲料牛群的垫草返回到我们的土壤地中去。

我们把企业过时的结构做了调整改造(牛棚的顶棚和仓库的顶棚安装了太阳能板),保障改善至最终产品。